极易被感动,不惜委屈自己

By 猫眼
2019年7月11日
0

金庸小说里,经常有这种情况:本来可能不太爱的,一被感动,就爱上了。

被感动

像张无忌后来分析过:他并不真爱殷离,答应娶殷离,更像出于感动;对周芷若则是敬居多。大概对赵敏,那才是主动的、刻骨铭心的爱。

王语嫣在枯井底跟段誉好,也似乎不是出于爱,而是跟慕容复彻底没戏了,感动了。

黄蓉当日爱上郭靖,也是因为,如黄蓉自己所说,“我生下来就没了妈,从没有谁这样记着我过……”

胡斐一度兴过为程灵素殉情的心思,不是他多爱程灵素,还是出于感动。

这里头最容易感动的,还是段王爷。他老人家虽然到处留情,但有一点跟云中鹤不同。云中鹤是见谁就想睡睡,段王爷却是不论和那一个情人在一起,都是全心全意的相待,就为对方送了性命,也是在所不惜。具体表现出来,段王爷很容易感动,很容易投入感情。

他听见甘宝宝自言自语“跟你做小贼去,做强盗去”,就热血沸腾,“我不做王爷了,做小贼去,做强盗去!”听秦红棉一哄,一度心动,也要跟着走了。小镜湖畔,为了保护阮星竹,也是舍命大战。到最后看四位情人死了,他也就殉情了。

有的人似乎就这样:感动起来,不管不顾。当时投入,火烧火燎。事后看来,一地鸡毛。

我跟一位朋友聊过这种心理。他是个典型的被动型对象——交过几位女朋友,在他年纪而言不算多,妙在每次都不是他主动追求,而是“被人追得很感动,于是就跟她在一起了”。然后跟每任女朋友在一起时,不说当牛做马吧,至少有求必应,以至于朋友都拿他当典型来说事:男生说“男朋友当成他这样太累了”,女生说“你看看人家谁谁谁当男朋友多好?”

我问过他,特别容易被感动,是不是因为特别有同理心呢?他说,大概是。

我说,有同理心的人,好像很适合做伴侣。他说,是吧。

我说,有同理心的人,一般是因为小时候过得很快乐吧。他说,这倒未必。

他这个回答,让我有些意外。按我们所知的常识,同理心一般与所得的爱成正比。

我们看的各色影视作品,有个常见俗套:

反派少年时越是缺爱,长大后越自私,越多占有欲,越少同理心。这样的案例,生活中熊孩子我们也见得多了。。

反之,少年时越是得到爱与抚慰,就越乐于共享,越多同理心,越能理解他人的痛苦——似乎该是这样?

按我那个朋友的说法,他是一个同理心有点过剩的人,过于容易感动,过于希望讨好别人的人——以至于,别人对他表现出善意,他就不太忍心拒绝了。感情上如此,生活工作中也如此。

我问起缘由,他归结了一下,说:

——少年时,父母也爱他,但爱得不太稳定。所以他总相信,自己表现得好,当一个好孩子,乖孩子,父母大概就会对他更好些。

——他的初恋是个阴晴不定的姑娘。他不太拿得准对面的脾气,所以总是在小心揣测人家的心思。他大概他总觉得,自己再贴心一点,就会得着好报。他的初恋比一般人辛苦,也更低声下气,很痴,当然,与大多数初恋一样,结果不太如意。

那段感情,让他学会了许多伏低做小的本领,之后跟其他女孩子相处时,他很轻松就能与对方相处得很开心——“大多数看起来很贤惠的男朋友,都是前女友练出来的。”他说。

但副作用是,之后,每次他感受到他人的情意,总是很容易感动。一边觉得自己受之有愧,一边就会尽心对别人——哪怕自己未必多喜欢对方。

我问他,是不是痴心过的人,特别能理解痴心得不到回馈的苦,每次看到他人对自己的好意,就忍不住想到曾经苦求不得的自己。因为同情当时的自己,于是,很容易就心软了?

他说有可能。

大概类似于,王语嫣是在被慕容复辜负后,才在枯井底想明白了段誉的好处。

胡斐是在失去了袁紫衣,再看到程灵素死去,才想明白自己的问题。

容易感动的人年少时,多少有过一段,求而不得、没得到反馈的岁月?不知道。

评论:0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