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有眼,也会看脸:看脸的时代

By 猫眼
2015年5月24日
0

亚里士多德对弟子们说:“俊美的相貌是比任何介绍信都管用的推荐书”。

看脸的时代

有个女孩问我:“你能不能告诉我,看脸到底多重要?”问了好多次,我都没有回复。后来她又给我留言,问:“你能不能告诉我女孩看脸到底多重要?你为什么不回复我?”我实在不堪其扰,就告诉了她心里话:“就因为你太丑了,我连回复都嫌烦,你说看脸多重要?”她不说话了。

还有一次某妹子吐槽说,他看上了一个男孩,但是男孩选择了另一个女孩,原因仅仅是因为另一个女孩比她漂亮。我好奇俩人差距多大。她发了那个美女的找给我看。我没有说话。她继续吐槽一大堆。反复跟我说这个男孩多肤浅如何如何,然后问我看法。我静默良久,说:“听你说了半天,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她说:“什么问题?”我说:“你有那个美女的微信号吗?求一个!”她不说话了。

有一次一个女孩吐槽,说“为什么男人都那么关注女孩外在,难道不是应该看内在吗?”我说都看。她说:“不对。我妈从小不是这么教我的。”我问:“那你妈妈年轻时候是美女吗?”她说:“一般,不算。”我问:“那如果你妈妈是美女,你觉得你妈妈还会嫁给当年的你爸嘛?”她默而不语。

以上三个对话,我常作例子用来服务于这样一个话题:看脸时代。

“当今是一个看脸的时代”,这话有些问题。问题有二:第一,不是仅仅“当今”是一个“看脸”的时代,而是所有时代都是一个看脸的时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帅女靓,从来瑰宝。第二,人类远远没有这句话描述的这么肤浅,因为人类,尤其是男人,不仅看脸,还看胸,腿,腰等等。所以这句话更准确的表示应该是:当今时代就像所有时代一样,是一个重视个人外在形象的时代。(这里我们将“看脸”作为“在乎外在”的整体概括。)

抛开作为优质基因追求和传承生物学的意义,美丽的外表本身就是一种稀缺资源。这种稀缺资源获得社会的认可并配置与之相对应的资源匹配是天经地义的。换句话说:“靠脸吃饭,天经地义。”亚里士多德对弟子们说:“俊美的相貌是比任何介绍信都管用的推荐书”。就像智慧和健康一样,美貌是一种值得开发和利用的天赋,并可以理直气壮为拥有,开发和利用美貌而自豪。作为同样父辈的最原始馈赠,美貌的定位丝毫不应该低于智商,健康等其他先天禀赋。但是,人们往往更坦然接受智商等带来的先天差距以及此差距基础之上不同社会资源的获取和社会地位的占有,却无法接受美貌带来的精神落差和物质差异。我们没有人听说:“他凭什么?他不就是聪明吗?”但是却经常听:“她凭什么?他不就是漂亮嘛?”

是的,就凭这个,就凭他漂亮凭他帅。纪伯伦说:“我们活着只为的是去发现美。其他一切都是等待的种种形式。”就像凭借先天的智力优势一样,凭借美貌优势在社会上获取更多的机会,支配更多的资源,本就是一件毫不需要耻辱的事情。因为需要智力的社会,同样需要美貌。而且在智力普遍发育健硕的文明时代,美貌反倒是更为稀缺的资源。我们不仅仅需要智力和健康来支撑生活,我们更需要美貌来感受生活。真善美,真善美,美从来就是人类最高追求的部分。毕竟,人们在还没有科学的时候,就已经通过外貌来择偶了。即便在遥远的古希腊古耶路撒冷,男女的美貌从来都被视为是神的馈赠,并且是选拔祭司的关键指标。大熊猫会用游泳,能上树,速度堪比老虎,力量如同棕熊。但是人家卖个萌就能当国宝,千万人来递竹子,干嘛要活的那么辛苦啦?

曾经一个学妹让我评价一个妹子怎么样,希望帮忙介绍对象。她发过来一大堆女孩自述。我说有照片吗?她说没有,我说没有照片不好介绍。师妹很不解,觉得我肤浅。说爱情就应该是只看内在,重视人品,学识等等,而不应看美貌。我问:“你告诉我什么什么叫“真爱”?凭什么看人品就是真爱,看外貌就不是真爱?刺激爱情都是荷尔蒙分泌,多巴胺喷射,凭什么靠脸就要比靠内在矮半截?黄渤吹拉弹唱,让你跟她在一起感到开心,吴彦祖啥都不用干,往那一站你看着就感觉幸福,你告诉我谁高谁低,谁优谁劣?”师妹想想,觉得有道理。毕竟,吴彦祖确实太帅了——美貌就是生产力。

而且,一个人的容貌的形成,就不仅仅是先天基因的结果。对美貌的认可,除了美貌本身,更是对其背后支撑力量的认可。美貌是稀缺资源,这种维护本身就是高消费的:财富,教育,知识等等。一个人的容貌是后天的家庭环境,教育背景,社会经历的综合作用的产物。古人云,相由心生。一个人的外在容貌本就是一个人内在修养的外在表现。多年的家教,教育,经历等等都会对一个人的外在形象做出影响。凡有所学,皆成性格,凡有性格,皆当容貌。一个家境优良,教育完备,经历幸福的人一般不会丑到哪去。即便是先天五官再“吃紧”,起码也会丑的并不反感,所谓“服有诗书气自华”,大约如此。

作为一个人全部生活总和的综合产物,美貌昭示着美貌背后的高消费维持:财富,精力,体力,时间等等方方面面的积累。这就像说一个常年拥有八块腹肌的男人或者魔鬼身材的女人,他们为了保持身材付出的努力是很多人难以付出甚至想象的。而他们支撑其良好身材的自控力,毅力等优秀品质,也将会让他们在学业和职场大有裨益。所以我们发现风华正茂年龄的时候,帅哥美女的事业发展风生水起的特别多,人生赢家一般都是外貌上说的过去的。

说真的,漂亮女孩和帅哥性格太差的真没见过多少,因为他们从小被呵护被爱,爱的雨露滋润多年更容易个性阳光,受人欢迎。反倒是从小因为丑而在嘲笑和奚落中成长起来的孩子,无论男女,都会在自尊心上更敏感一些,容易产生一些交际问题。相貌堂堂的犯罪分子没见过几个,狰狞猥琐的魑魅魍魉真是一抓一大把。当然这里并不是说好看的人就一定人好,更不是说丑的人就一定人坏,我只是在强调美貌和好个性的一种高度相关。而这种相关性足以让我们坦然拒绝通过美貌获得机会或者资源的耻辱感或者罪恶感。

说到这里,很多人会说,你这个贱人,你就是在歌颂帅哥们女,打压丑人。说心里话,我也是丑人,而且是真的丑的那一种。作为丑人,我写这些不是为了歌颂或者跪舔帅哥美女,而是想对一切蔑视美貌,反感对美貌的推崇,抨击美貌连带的机会和资源的朋友们说:我们要合理看待美貌,纵然不推崇,但是完全没有必要否定。我们一方面要正视美貌的存在价值和积极意义,一方面要坦然接受美貌持有者通过美貌获得的一些我们无法获得的机会和资源。因为只有我们正视了一种稀缺禀赋存在的合理性以及与之一系列相关的社会机制,我们才能更好的面对,开发,和利用这些禀赋,它们的持有者,以及与其相关社会机制。

那么,我们是不是就要一味追求美貌呢?这个我倒觉得不是,因为首先我们就是不可能的通过后天方方面面的努力实现与先天领先我们很多的人的美貌对等——郭德纲再努力,也不可能帅过林志颖。但是,我们在正视了美貌的意义和相关机制之后,我们是可以通过一些努力来提高自己的外在形象,进而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的,比如健身,运动,化妆,整容等等。这里每种方法都有其不同的风险和成本,我们每个人在提升个人形象方面采用的形式以及为此形式要付出的代价和努力也是不一样。社会不要求每个男人都不择手段去帅如黄晓明,每个女人都机关算尽来美如范冰冰,但是我们终究是可以通过读书,运动,化妆等低成本,低风险的个人努力在个人外貌基础水平之上提高自我的。——至今我依旧认为,比起通过埋头准备考试获得的机会,通过提升个人形象获得的机会丝毫没有低下。

对于样貌差距并不是特别大的大多数来说,帅哥美女和丑人也不一定在五官的先天构造上差距多大。真正拉开差距的往往是后天的保养和修炼。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日积月累的有意识的维护外貌是造成“贫富差距”的“罪魁祸首”。以今日之保养技术,塑形机会和读书渠道,绝大多数人是可以具备一个不差的,起码不会特别限制自己机会和发展外貌的。很多人在外貌上被甩开进而丧失一些机会和资源归根结底是不能够正当认识美貌的价值以及相关机制,或者意识到了但是没有足够的自控力和毅力来通过努力获取外貌,从而放纵自己的容颜。当别人通过合理作息,运动健美,保养皮肤等获得了远高于你的外貌,而你却拖着死宅而来的一身赘肉和酒吧熬夜而来的一脸痘痘抱怨“社会肤浅,只知看脸”,请问这合适吗?哪个干洗店给你惯出来的一身欠熨的褶子?

当然,很多人会举出无数不具有美丽外貌但是对历史,对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比如耶稣,钟无艳,拿破仑,马云,以及举出无数具有美丽容貌但是对社会造成破坏或者败坏社会风气的人,比如纣王,赵飞燕,汪精卫等等,而且大家还会举出无数“美貌易消逝”,“美貌易招灾”等攻击美貌的论述,甚至“美是主观感受还是客观存在”的哲学讨论。我觉得在这些问题上做情绪化的纠缠完全没有必要,任何逻辑上的胜利和言辞上的压倒都不会改变我们因为“先天不足且后天放纵”而丑的这一基本事实,以及错失很多良机和资源的诸多事实。我们与其在面子上争个面红耳赤,不如在现实上做到齐头并进。

我再次强调,我不是讴歌“美就是好”,更不是讽刺“丑就是坏”。我从来不会否定美貌以外的任何一种禀赋和特质的价值,更不会排斥获取他们的任何正当努力。我只是作为一个丑人来表达这样一种看待外貌的观点:我们要正视美貌的价值以及与之相关的机制,从而积极通过一些个人风险和成本承受范围内的努力来提升自己的个人形象,从而让自己获得更高质量的生活。

老天有眼,也会看脸。最后,我以美国诗人爱伦坡的《致海伦》部分段落作为全文的结尾:

海伦,你的美在我的眼里,

有如往日尼西亚的三桅船

船行在飘香的海上,悠悠地

把已倦于漂泊的困乏船员

送回他故乡的海岸。

早已习惯于在怒海上飘荡,

你典雅的脸庞,你的鬈发,

你水神般的风姿带我返航,

光荣属于希腊;

伟大属于罗马!

评论:0

评论已关闭。